当前位置:首页 > 管理 > 技术 > 正文

澜湄流域云南段文化遗产价值评价与开发研究

本文是一篇旅游管理论文,丰富的文化内涵是建立文化自信的基础,作为我国的文化遗产,既蕴藏着厚重的历史积淀,也蕴含着古人的智慧,本身就

本文是一篇旅游管理论文,丰富的文化内涵是建立文化自信的基础,作为我国的文化遗产,既蕴藏着厚重的历史积淀,也蕴含着古人的智慧,本身就负有满足大众文化需求、传播弘扬文化内涵的重要责任。而开发遗产旅游,既是认识这些文化遗产的重要途径,更是保护传承它们的有效方法。澜湄流域云南段内不乏优秀的传统文化遗产,只是缺少伯乐去全面深入的认识它们,并挖掘放大其价值进而进行旅游开发。我们相信随着文化旅游和澜湄合作的持续深入发展,对澜湄流域云南段的文化遗产的研究也会越来越多,其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


第一章  绪论


第一节 选题背景和研究意义

一、选题背景

(一)遗产旅游的兴起与发展

当前文化消费已成主流消费形式,遗产旅游也成为各地旅游业的主打品牌,遗产资源无可替代,承载着各国历史文化的精华,人文历史价值高,必须让它们不再被大众忽视遗忘,要让它们都活起来。知识性和文化性,是遗产资源的核心价值体现,而经济价值则衍生于前两个基础上的旅游开发。丰富的物质生活和对知识的渴求,使专家学者及民众更加关注遗产资源,通过实地考察研究当地社会文化和民风习俗,逐步挖掘遗产资源的历史文化、艺术审美和科研教育等价值,实现游客求知、求新、求真的旅游体验,能促进文化认同,满足人类共同的文化需求。

世界文化遗产是重要的旅游吸引物,带来巨大社会经济价值,如我国的长城故宫,所以开发旅游成为了各地申报世界遗产的动力来源,但目前除了顶级世界文化遗产可直接拿来开发旅游,更多的文化遗产是无法直接等同于旅游产品的,必须经过一系列流程加工包装,如整合现有资源、设计文创产品、营销宣传推广,才能成为现代旅游产品。

(二)“澜湄合作”及区域旅游协调发展

澜湄合作是指中国围绕澜沧江—湄公河流域,与缅甸、泰国、老挝、越南、柬埔寨开展互惠务实合作。2016 年李克强总理在三亚与其他五国领导人手握竹筒,将其中的澜湄江水注入水槽内,接着六水合一,这个仪式既象征着澜湄五国共饮一江水,命运紧相连,也正式启动了澜湄合作。该合作不仅能搭建互利合作平台和沟通交流桥梁,也积极推进了“一带一路”项目建设。针对旅游,澜湄合作提出要加强区域内的旅游合作交流,建立旅游城市合作联盟,还有增强区域旅游便利化等具体措施。在外交部、文旅部的指导支持下,云南作为澜湄合作的前沿和主体省份,主动承担起召集人和联络员的责任,为联盟组建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通过研讨会、起草方案和实地调研等形式,推动澜湄旅游城市合作联盟从设想变为现实。

.........................


第二节 国内外研究综述

一、国外研究综述

(一)遗产旅游资源价值与评价

当今时代已是经济全球化,经济价值早已深入到我们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也自然影响到学界对于遗产旅游价值的评估,学者们开始以经济价值观作为社会行为主导因素来研究文化遗产。Arjo(2002)研究文化遗产价值构成并构建其价值体系,然后用来指导遗产中文化社会价值的评估方法和具体步骤,最终提出文化遗产经济学[1]。David(2005)从经济学的角度提出遗产资源文化资本的具体内涵并分析其价值构成[2]。在文化遗产旅游资源价值评价方法方面,常见的有CVM 条件价值法(Contingent Valuation Method)、TCM 旅行费用法(Travel Cost Method)和 CBA 成本-效益分析法(Cost Benefit Analysis)。Kim 等韩国学者(2006)就以评估世界遗产昌德宫建筑群为例,运用条件价值法(CVM)评价过其经济价值和游客支付意愿的决定因素[3]。 Anna 等(2006)采用条件价值法及旅行费用法来评价亚美尼亚文化遗产进行评价分析[4]。Andrea 等(2010)则使用了条件价值法及成本-效益分析法来设计保护发扬智利文化遗产的政策[5]。

(二)旅游空间结构

有关空间结构的理论现已成为主流研究方向,其实它最初起源于区位论,并很快衍生了点—轴理论、增长极理论和核心—边缘理论等诸多理论,主要研究内容包括借助遥感技术和地理信息系统,反映空间结构的模式、优化及演变。德国学者 Christaller(1964)首次以欧洲地区为研究对象进行实证分析,将区位论运用到游憩活动与地理空间的结构关系上[6]。Cormell(2008)指出旅游区域的空间演化格局受旅游流分布和旅游空间行为影响[7]。Ortiz 等(2016)以保护西班牙塞维利亚的历史街区和教堂为例,为了避免洪水潮湿带来的损毁风险,运用地理信息系统绘制保护文化遗产集中区域防范图,并为该区域文化遗产开发适宜性提供借鉴依据[8]。

图 1.1 技术路线

..........................


第二章  相关概念界定与理论基础


第一节 相关概念界定

一、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分为文化和遗产两部分,英文分别是 culture 和 heritage,都源于拉丁文。文化包含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遗产最初是指“父辈留下的财产”。到 20 世纪末延伸为“祖先给人类留下的文化财产”。范围虽然扩大了,但都包含物质和精神两方面。人们对文化遗产有不同的角度和理解,之前这一词并不常见,与其类似的有文化财产和历史纪念物等表述,直到 48 年前《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文化遗产才被各国接受并广泛使用。2005年我国在《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中第一次出现文化遗产,并指出它包括物质和非物质两种形式。之前我国一般使用文物来表述,跟文化遗产的概念基本等同。本文中所写的文化遗产,指的是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物质文化遗产,不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

二、文化遗产旅游

文化遗产旅游是旅游细分市场的一部分,是以具体的文化遗产为外在吸引物,以其包裹的历史文化、科学研究、艺术观赏等价值为内在吸引力,这种旅游活动能传播文化内涵、彰显文化特色、实现文化教育。而且在游览过程中游客和文化遗产之间交互作用,能够清晰显著的感受到精神上的极致快乐与满足,不同于日常生活环境中的精神文化熏陶,文化遗产旅游是更深层次的旅游体验。文化遗产旅游既可以达到展示教育的目的,又能实现人与文化遗产的相互交流,更有利于文化遗产的可持续发展。

.........................


第二节 理论基础

一、空间结构理论

空间结构理论始于上世纪 30 年代的德国,是在研究工业及农业活动的空间分布上创立的古典区位理论,后由英美瑞等欧美国家学者不断丰富研究内容并向全球传播,是研究区域经济发展的理论基础,在空间上影响着区域经济的发展[41]。我国学者在借鉴评述国外理论的基础上,更多集中在研究提炼区域空间结构的形成和演变规律,抽象模型等理论方面的创新较少[42]。区域空间结构理论是指各种要素在一定地理范围内的分布及相互作用关系,它有区域性、层次性、整体性、稳定性等空间特征[43]。区域在空间上的演变表现为均衡-不均衡-均衡这样的动态变化,演化模式始终包括由点到轴和由轴到面,存在极化和分散两种效应模式。

旅游作为一种经济活动,同样也遵循区域空间结构规律。旅游空间区位理论紧密结合空间结构理论和旅游活动,是研究旅游目的地和旅游交通的空间格局、区域组织形式的相互关系的理论。随着地理信息技术的进步,基于地理信息系统的文化遗产资源评价研究成果日益增多,比如 Roldán 等学者就利用地理信息系统研究比利牛斯山地区文化遗产资源的空间分布类型及聚集情况,构建该区域文化遗产廊道[44]。该理论在旅游合作中的应用,是将不同区域的旅游资源,通过交通等方式连成一个旅游系统,该系统是整合的,内部是有空间结构的,先是各旅游中心形成增长极,然后通过交通轴线形成增长轴,最终形成点线面相互作用,通过各要素的流动实现区域旅游合作[45]。

表3.1 澜湄流域云南段州市旅游资源情况 旅游资源种类

............................


第三章  澜湄流域云南段区域旅游发展现状 ................ 16

第一节 澜湄流域云南段区域旅游资源............................ 16

第二节 区域旅游空间布局..................... 17

第四章  澜湄流域云南段文化遗产旅游价值评价 ............ 25

第一节 澜湄流域云南段文化遗产清单及分布特点.................. 25

一、澜湄流域云南段文化遗产清单 ..................................... 25

二、澜湄流域云南段文化遗产分布特点 ................................. 27

第五章  澜湄流域云南段文化遗产旅游开发研究 ............ 45

第一节 文化遗产旅游开发原则.................................. 45

第二节 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主题.................................. 46


第五章  澜湄流域云南段文化遗产旅游开发研究


第一节 文化遗产旅游开发原则

一、整合性原则

总体而言,文化遗产的开发是对文化遗产进行整体保护的内在要求。要正确理解个体与整体的关系,如果我们重点关注某个文化遗产点,就会忽略整体保护的目标,但如果忽视任何对个体的不利行为,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遗产整体保护,所以要兼顾个体与整体。整合性原则还要求我们必须把文化遗产与所在城镇的关系纳入发展考虑,遗产与所在地,空间上紧密相连,不可分割,这就决定了需要将遗产保护主动融入城市发展,与遗产所在地的交通、旅游、环保等部门的中长期规划相衔接,获得各部门对文化遗产开发保护的重视和支持,才能实现文化遗产的整合保护,保证在目标一致的前提下整体共同发展。

二、特色性原则

澜湄流域云南段内的文化遗产资源

上一篇:民族地区的农民旅游增收效应研究——以重庆市秀山县为例
下一篇:基于旅游机会时空图谱的旅游方案搜索方法研究

分享到: 更多 收藏
管理 | 会计 | 英语 |
Powered by PHPcms © 2011